蒟蒻

請多指教😃

肝了一个晚上终于画好彼岸花姐姐了……
只能在小手机上画画好困扰OTL

未上色的花姐…
符紙什麼的蠻想放棄的orz
((一樣是渣渣的指繪……

第一次指绘
渣渣*1
果然手机小就是难画……

火,水,天,魔(1)

*本作所出現的人名,專有名詞皆為虛構,與現實無關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原本毫無期待的未來,為何能在洪水氾濫之後重拾希望?原本無法復燃的灰燼,為何能在洪水氾濫後重新燃起?或許,這是安排好的戲碼,但是,也許是絕望中的光輝。

…對吧?我應該沒講錯吧…

…吶,說話啊……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日復一日的早晨,我一如既往地自習,雖說是自習,但……只是在看自己的書罷了。學校的校規其實沒有規定早自習的活動,而老師也不多管閒事。可是今天,老師卻突然走進教室,打斷了平日的規律。

「來,各位同學坐好,老師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宣布。」

同學們一臉無奈地走回自己的座位,好似無期待的眼神希望老師趕快離開,但老師卻在黑板上書寫者陌生的名字。

隨之,轉學生走進了教室。

「我叫做源賴泉,是從國外的學校轉進來的,以後還請多多指教!」

他對著大家深深一鞠躬,掌聲四處響起。令大家吸引的目光,是他俊秀的外表和他背後的身世。

「那麼,源賴同學,今後你就坐在那排空缺的座位吧。附近的同學要好好跟他相處喔。」

老師交代完後,就逕自離開教室了。源賴他走到了座位並坐下,然而,一票人衝到源賴的座位旁。

「源賴同學,你以前是讀哪間學校啊?」
「欸,源賴,放學後要不要一起去打球?」
「源賴同學,你有沒有女朋友?」「源賴同學……你……

耳邊傳來的句句問話,不停地圍繞在他身旁,如果他坐在其他排就算了,為什麼他偏偏要坐在我旁邊?

受不了的我索性闔上書本看向窗外,那永遠不變的景色稍稍緩解了耳邊的雜音。

「那個,請問一下……」

突然,有人用手指輕點我的肩膀。而周遭的吵雜聲瞬間停止了。

「呃,嗯……怎麼了……?」

我反問並轉向他。發現源賴他一臉「抱歉嚇到你了」的表情看著我,
反令我手足無措。

「請問……你叫什麼名字?」

什麼啊,原來只是想問這個而已,雖然我很討厭別人問我名字,但沒差……反正也沒人記得。

「我叫做赤江烙,請多指教。」

我察覺到在他身後的人,都用一種嫉妒的眼神看向我。

「烙嗎?真是個獨特的名字呢……」

他們投射的怨念更加強烈,我看向坐在我旁邊的源賴,不知道該說他毫無危機感,還是要說他故意挑釁,這……我就不清楚了。

「那還請多指教嘍,烙。」

「嗯。」

「欸,源賴,我勸你別跟赤江走太近比較好。」
「對啊,如果跟他走太近的話…會被盯上喔。」
「而且是可怕的校長的千金。」「而且……之前那次爆炸……

我回過頭繼續看向窗外,果然不出我意料之外,抱怨聲響起,刺傷心扉的話語不斷傳進腦海中。對此,我只能沉默……。

***

早上的課程剛結束,旁邊的座位不停傳來午飯的邀約。我受不了,就帶著午飯到外面用餐。

我走到頂樓,靠著牆坐下來,一口接一口靜靜地享用。

「原來你在這吃啊,這裡的風景還真不錯。」

突然,旁邊多了一個人,我震驚地向他看,看到源賴他一臉享受地坐在我旁邊。我眼都瞪圓了,手上的筷子都快掉了,嘴都闔不上了,就是沒有合理的解釋。

「你為什麼知道這裡?你知道你來這裡是件很……」

「很怎樣??」

他一臉疑惑地往我這探頭,那雙深邃的眼神透露著好奇心。我壓抑住心中的不平,向他開口。

「你知道,這不是間普通的學校吧?能來這裡就讀的,都是……超能力者……。」